桑格

【 深埋未朽 】

Desperado,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亡命之徒 为何你还不清醒?

You been out ridin' fences for so long now

筑起心墙 已如此之久

Oh, you're a hard one

唉 你这个固执的家伙

I know that you got your reasons

但是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

These things that are pleasin' you

那些现在让你快乐之事

Can hurt you somehow

也能使你心痛

Don'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 boy

孩子 别抽那张方块Q

She'll beat you if she's able

她会带给你的只有伤痛

You know the queen of heats is always your best bet

你清楚红心Q始终是你最好的选择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现在在我看来 一些好牌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已摆在桌前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可你眼里只有那些你无法得到的

Desperado, oh, you ain't gettin' no younger

亡命之徒 你已是年轻不再

Your pain and your hunger, they're drivin' you home

痛苦与饥饿 逼你回头

And freedom, oh freedom well,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自由,自由,那只是传说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形单影只 浪迹天涯

Don't your feet get cold in the winter time?

难道你的双脚在冬天不冷吗?

The sky won't snow and the sun won't shine

天空不再飘雪 太阳不再闪耀

It's hard to tell the night time from the day

无法再分辨白天与昼夜

You're loosin' all your highs and lows

无法再感知快乐和悲伤

Ain't it funny how the feeling goes away?

无悲无喜 浑浑噩噩 难道不可笑吗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亡命之徒 为何你还不清醒?

Come down from your fences, open the gate

敞开心门吧

It may be rainin',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也许会有风雨 但是雨后定有彩虹在你之上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你最好让某人来爱你 在一切都太晚之前

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评【 一蓑烟雨 】

偶然读到狸子的文,我想我是幸运的!楼诚【一蓑烟雨】系列,从〔秋意浓〕、〔意阑珊〕再到〔定军山〕、〔青江月〕三十篇文,从当晚十点,到清晨六点,用了整夜的时间,一口气读完,待天亮时,仍觉不够。忍住睡意,复又从头开始,逐字琢磨。

通篇看下来,不得不赞叹作者的妙笔生花,构思端的是精巧无比!狸子对明诚、明楼、明鉴三位主角,以及明台、大姐的人物塑造,立体鲜活、灵动不已!寥寥数语,人物便徐徐跃然纸上。当真看文如看剧!今日,想抛开文中家国大义的部分,只聊聊人物之间的感情。

( 一 )浅谈明诚与明鉴

对明诚、明鉴的最直观感受如下:

明鉴:冷出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明诚: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莫遇,十年踪迹十年心。

狸子对明诚、明鉴一线的描写极其出彩。无论是对角色的塑造,还是人物性格的润色与细节把控,都极其严谨且张驰有度!尤其是对明诚、明鉴二人之间的感情刻画,细腻生动!

青梅竹马的爱恋,柔情缱绻的交缠,突如其来的变故,爱人别离,伤不得。年少时纯净无暇的爱,炙热如火偏又脆弱易折。不能并肩而行,更无法相守相知。读时入心十分、撩人十分、揪心亦十分!

在此摘选出一小部分细说之。

“ 剑秋 ?” “ 嗯?”“ 剑秋 ”“ 嗯 。”每每读至此处,都泪目不已。是啊,爱有多美,决绝便有多伤人,他日美好,皆是日后捅往心窝的尖刀!

狸子笔下,昔年花架下一身雪白的俊朗少年明鉴,曾用他修长的手指为明诚擦了泪,抱过他,给予他安慰。明诚曾看他长身玉立,在早春花影中演奏美妙乐曲。那双拉琴的手,为他打过架,受过伤,却只字未提。在明诚知晓以后,他也只是那样云淡风轻的,眼含柔光,对他浅浅一笑。20岁的小少年,16岁的小小少年,在阳光里,白衬衫翻飞,他骑着单车,他坐在身后。

盛夏的夜晚,明鉴第一次将沉睡中的小小少年揽入怀中,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气。他问他:“你叫他大哥该叫我什么?”他答:“二哥?” “难听极了” “那叫什么?” “一个字就好” “哥?” “哎。”当真是极其打动人的场景!文里有一段精妙的描写:【 黑暗中两个青年拥抱彼此,长手长脚纠缠在一起,像两棵长得过近的树,根须纠缠,枝叶相称。】

那个生来与众不同,遗世而独立的人,注定了不属于明诚。年轻时的无心之失、口不择言,比刀子还尖锐,比毒药还伤人。而这一伤,便伤明诚漫漫十年余。

明诚千里迢迢追逐而去,在寒风大雨里独自归来,他与他,注定只是一场空花幻影的美梦!

两个曾肌骨相亲的人,在寒夜里,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关联。仅剩一枚被留在原地,痛苦绝望压折到极限的人,紧紧攥在掌心血肉里的小提琴琴码。

明诚的速写本,是画龙点睛般的神来一笔!

狸子笔下,那本旧的离奇的速写本,如针刺一般,扎的读文人心里疼痛不已!明诚或开心,或悲戚地抱着画本,画着他心里长身玉立的少年,一天天,一年年。那画中少年锁着他的心,又霸道的占据他的灵魂,让他独自在苦痛里无力挣扎、不见天日、孤独辗转!

哪怕十年之久,依然在梦里,轻易扼住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喊叫、无力挣脱、只能任其折磨!

读到【昔日横波目,今日泪流泉】再次泪目不已。
为这个眼睛清亮,摄人心魄的明诚!
为这个善良坚韧的明诚!
为这个笑容若春日阳光的明诚!
为这个情深义重的明诚!
也为那世间情缘的明明灭灭,起起伏伏 …

细细思索,甚是压抑难过。

秋诚一时爽,后来全是修罗场。狸子呐,真想打你!

( 二 )浅谈明楼与明诚

如果说明鉴给明诚的爱是绚烂至极又迅速坠落的盛世烟火。那么明楼给明诚的爱则是细雨润无声、大爱无言、柔至骨髓的一往深情。

明楼的爱绵软如羽绒被,甜美如棉花糖。轻轻软软,包容至极,温暖至极。

初次给予明诚关爱之时,狸子写道:【 那个十岁孩童,细弱的双臂力气惊人地紧紧环着明楼的颈项,如同抓着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紧到让明楼有些呼吸不畅。】

他给了明诚生命里第一束亮光、第一次温暖、第一口饱饭、给了他一个安稳停靠的港湾。教他读书、教他认字,使得明诚真正开始扭转自己的人生。这个气度非凡、能文能武的长兄,是最初支撑着阿诚抬起头,让他挺胸站直的人!

狸子写道:多年以后,明楼依然时常记起那个瑟瑟发抖,如惊弓之鸟般不安的孩童,抱着他的羽绒枕,站立在他门前,期待着他给予温暖,给予安全。

爱的种子总是默默间在角落里生根,发芽,只需一个雨天或晴天,便可破土而出!

在那场冲突对质里,明鉴说:【 你一直当他是你的阿诚!】明楼愤怒的回道:【 你可以恣睢无忌云里泥里的折腾。他只看着你的背影,就一往无前的跟着,连自己走的是什么路都不知道。你替他想过没有!不,你根本不会替他考虑,因为他于你来说,不过是一个盲目热情的拥趸,是喜是悲是死是活,对你来说根本毫无区别。】

他担心着明诚所要面对的人!所要走的路!所要过的人生!担心着明诚吃的苦!受的伤!始终将明诚置放于前,而他默默守护在后!

明诚明楼一线的描写丝毫不逊色于明诚明鉴一线,精妙之处尤过之而无不及!

那个在寒风暴雨里背着失魂落魄的少年回家的明楼!
那个明诚【 成长的摧心折骨,全应在他身上】的明楼!
那个在圣诞夜里,偷偷将鎏金钢笔塞进阿诚袜子里的明楼!
那个偷偷许愿道【 初心无改亦无悔,惟愿所爱永安康】的明楼!
那个总是偷偷瞧着他睡颜却又连他指尖都不敢触碰的明楼!
那个最终吻住他,却又怕将他引入歧途,引入危险而慌张逃避的明楼!
那个在得知他有了漂亮的女朋友,剜心割肺般疼痛却还说:我永远是你大哥的明楼!
那个抱住他,说爱他的明楼!
他个说【我爱你,明诚】这句话永远作数的明楼!
那个明诚的恩人、人生导师、引路人、知己、同行者!
那个正真属于,完完整整属于,完完全全属于明诚的明楼 …

狸子的故事还在进行着,文里的人,还在一往无前的朝生命长河的另一端或走或跑。我还在等,等狸子解开我的种种困惑。

这甜蜜又磨人的等待 …

谢谢可爱的小狸子。这样好的文,让我感悟着别人的感悟,从感悟里,去思考自身。

我总觉得,写一个故事,亦或接收到一个故事,谱写他人的人生,亦或体悟他人的人生,都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一种精神世界的享受,一种心灵的交换、哺喂。

所以感激,身心愉悦。

狸子,喜欢你。